小流氓的光榮與煩惱1-10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小流氓的光榮與煩惱

第一章

「啊!」

李義有力的捏了一下微微隆起的胸部,驚得馮瑩瑩低聲尖叫了起來。

「說好今天晚上不許使壞的。」

李義轉過身去,透過銀白色的月光向對面看去,宿舍裡其他的人似乎都已經

睡著了,便扭過頭來嬉笑道:「我說話什麼時候算數過。」一隻手已經順著馮瑩

瑩身體的曲線慢慢向下劃去,另一隻手就要去脫自己的褲子。

馮瑩瑩被他弄得癢癢的,想阻止卻又捨不得,直到那隻手進入自己內褲才猛

的恢復了理智。

馮瑩瑩按住了李義肆意侵入的『魔爪』,低聲嗔道:「你再這樣,我以後就

不讓你來了。」

「沒事,她們都已經睡著了。」

「那也,啊~!」馮瑩瑩剛想說話,李義的中指卻已經透過她緊閉的陰唇進

入那早已濕潤的密洞之內。

李義用手指在密洞內用力的抽動了兩下,蜜汁越來越多了,他得意的抽出手

指放在馮瑩瑩的眼前,嬉笑道:「呦~!都濕成這樣了,還裝呢。」

「討厭~!」

一聲哀怨纏綿的嬌嗔,李義的雞巴又硬了幾分,他迫不及待的抓住馮瑩瑩的

小手放在了自己高高隆起的褲襠上。

「這幾天光忙著開學那點破事了,把正事都耽誤了。你摸摸,他都硬成這樣

了。」

李義向來沒有穿內褲的習慣,透過薄薄一層布料馮瑩瑩可以很清晰的感覺到

那撩人的溫度。她的臉已經如同紅透了的蘋果一般嬌艷、迷人。

其實馮瑩瑩一向很聽李義的話,李義有需要的時候她從來都不會拒絕,不管

何時、不管何地。但理智告訴她,今天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對他妥協的。現在剛是

九月份,睡覺時也只蓋著一條毛巾被,稍有一點小動作都能看的很清楚,更何況

今天晚上的月亮還這麼的亮。

「破月亮。」馮瑩瑩在心中咒罵道,她將全部的怨氣都發洩在了無辜的月亮

身上。

李義幹這事也不是第一次了,很清楚自己該怎麼做,他直接將嘴貼到了馮瑩

瑩的薄唇之上。馮瑩瑩『支吾』著掙扎了幾下,但無奈自己的力氣實在是太小了。

沒有了抗議聲,李義伸手解開了她胸前的扣子,接著便要卻解她胸罩的扣子。

馮瑩瑩急忙伸手阻止,李義也不跟她爭執,反而以極快的速度將她的睡褲連同內

褲一起扯了下來,由於兩個人都是側臥著身子,所以只能扯到膝蓋處。馮瑩瑩想

要抗爭,但又苦於不敢有過大的動作,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他對自己上下其手。

李義將他的褲子向下拽了一點,抓起已經漲得發痛的肉棒向誘人的蜜穴挺去。

他先將龜頭放在馮瑩瑩的花蒂處輕輕的逗弄了幾下,然後輕輕擡起她的右腿,用

力挺了進去。

「嗯。」

兩人的喉嚨裡同時發出了一陣呻吟聲,兩根舌頭趁機纏在了一起。蜜穴內的

擠壓感讓好久沒有做愛的李義差點就射了出來,他急忙擯住呼吸讓自己過度的興

奮感慢慢的冷卻了下來。

馮瑩瑩也好不到哪裡去,她同樣也有好長時間沒有做了。嘴唇、胸部和蜜穴

同時受到愛人的攻擊,三方面的快感讓她在碩大的肉棒進來的一瞬間已經洩了出

來。

李義看到馮瑩瑩身體僵硬,繃得筆直,眉頭緊鎖,一副痛苦的表情,緊接著

便感到一股清涼的泉水噴在了自己的龜頭上。

「她竟然已經高潮了。」李義心裡不由得一陣得意,挺起肉棒在蜜穴中用力

的抽動了起來。

「嗚嗚!…嗚嗚…嗯…」

馮瑩瑩從高潮中回過神來,伸手想要推開他,但隨即發現自己已經酥軟的全

身無力了。李義將肉棒在蜜穴中輕輕地抽動幾下,然後退到穴口出輕輕地磨幾下,

再用力的直插到底,週而復始,馮瑩瑩感到酥麻之感已經越來越厲害了,隨時都

可能叫出聲來。

「嗯!…嗯…嗯~!等等…等等…嗯…你聽我說!」

馮瑩瑩的嘴唇使勁的掙脫了李義的糾纏,氣喘籲籲的要求他先停一下。可李

義正在興頭上,怎麼可能隨意的停下來。

「嗯!…啊~啊~嗯…不行了…」

李義突然放棄了九淺一深的插法,改為下下到底的蠻插。雖然兩人的姿勢不

利於肉棒深入,但李義的大肉棒卻可以很輕鬆的插入穴心處。碩大的龜頭一次次

的撞擊在花心上,馮瑩瑩知道自己隨時都會迎來第二次的高潮,她急忙伸手掐住

了正在進進出出的雞巴根子。

「呼呼,呼…你幹嘛?」

李義不解的看著那張已經被汗水打濕了的小臉。馮瑩瑩氣喘籲籲的說道:

「呼…你先等等,呼…呼…我要是忍不住叫出聲來怎麼辦?」

李義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大家都正爽著呢,她卻突然提出個這麼白癡的

問題,哪有做愛不叫床的!

看來不解決這個問題是不能繼續了,李義想了一下,說:「要不我把襪子塞

你嘴裡吧。」

「討厭!」

馮瑩瑩又是一聲嬌嗔,李義最受不了她這樣了,被嫩肉緊裹著肉棒又脹大了

幾分。他不耐煩的說道:「那就隨便塞點什麼吧,要不你的襪子,內褲什麼的。」

馮瑩瑩左右看了一下,然後對他說:「要不我把枕巾塞嘴裡吧。」

「行行行行!」

李義不耐煩的將枕巾塞進了馮瑩瑩的嘴裡,然後又迫不及待的挺了起來。先

前剛剛培養的情緒都被她破壞了,現在又得重來。

李義將肉棒抵在穴心出,用力的磨了幾下,馮瑩瑩感到花心一陣酥麻,忍不

住將蜜穴內的嫩肉又夾緊了幾分,死死的纏在了肉棒上。李義心中大呼爽快,他

要的就是這種感覺,當下又加重了龜頭上的力度,而蜜穴也緊跟著又緊了幾分。

「嗯!…嗚嗚…嗯…嗚…

雖然嘴裡塞著枕巾,但馮瑩瑩還是忍不住呻吟了出來。正在她即將被磨的飄

飄欲仙的時候,李義卻突然將雞巴抽了出來。馮瑩瑩歷時感到穴內一陣空虛,忍

不住將小屁股跟著挺了過去。

李義讓馮瑩瑩的身子趴在了床上,然後整個人再輕輕的趴在她身上,堅挺的

肉棒穿過小屁股抵在了穴口處。李義用手抓住馮瑩瑩的纖腰用力一提,小屁股輕

輕地撅了起來。緊跟著用力一挺,肉棒便再次插進了蜜穴裡。

李義很喜歡這樣的姿勢,雖然不能十足全力,但身子卻如同趴在一張柔軟、

舒適的肉墊上一樣,尤其是兩個肉肉的小屁股,彈力十足。

由於角度的問題,加上兩個人的褲子都沒有完全脫下來,馮瑩瑩的花心倖免

了次次挨操,但緊迫感卻比剛才更加強烈了。她的冷靜僅僅持續了幾十秒便再次

消失了。

李義的腰部如同按了馬達一樣,越挺越快,蜜穴中的肉棒就好像打樁機器一

樣,將兩人一步一步的送上了高潮。最後馮瑩瑩嘴裡的枕巾已經掉了出來,但兩

個人誰也沒有注意到。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啊…嗯…好酸,好酸…要來了,

要來了!」

馮瑩瑩弓起細腰,將兩腿繃得筆直,死死的蹬在床單上,兩隻手緊緊的抓住

了枕頭,渾身上下不住的抖動。她的意識已經模糊了,在高潮面前什麼都是浮雲。

看吧,看吧,宿舍裡的姐妹們願意看都看吧,她連將枕巾重新塞進嘴裡的力氣都

沒有了。

李義感到龜頭處一陣清涼,穴肉如同絞肉機一般死死的絞著肉棒。他使足了

全身的力氣加速了衝刺的速度,想要跟馮瑩瑩一同達到高潮。

「嗯!…嗯…嗯…」

高潮中的馮瑩瑩無意識的呻吟著,她感到穴內的肉棒已經漲到了極點,知道

李義要射了,連忙夾緊了蜜穴配合著他最後的瘋狂。

李義如同一隻發了瘋的野馬一樣趴在馮瑩瑩的背上瘋狂的挺動著。幸好宿舍

裡的床都是釘在牆上的,要不非被他們兩個弄塌了不可。

瘋狂的最後是一陣精液射進了蜜穴內,馮瑩瑩被燙的又是一陣哆嗦。她的視

線已經完全模糊了,但卻隱約看到對面床上的林影微微的動了一下。

「停,停,停!」

馮瑩瑩伸手拍著李義的胳膊,但正在射精中的李義怎麼可能停得下來。

高潮後的李義用馮瑩瑩的睡衣擦了擦自己的肉棒,然後從她身上下來,將她

抱在懷裡輕輕的吻了她一下。

馮瑩瑩實在是太累了,她實在沒有精力去想林影到底是不是醒著的了。

此時的林影也從高潮中恢復了過來,她抽出滿是蜜液的右手,臉蛋紅得如同

滴血一般。她從一開始就沒睡著過,藉著月光將對面床上的情況看得清清楚楚。

起先她先是感到一陣害羞,但隨著兩個人越來越激烈,她的體內就如同火燒一般,

尤其是聽到馮瑩瑩忘情的呻吟聲後,恨不得對面床上的女人就是自己。

好姐妹和男朋友做愛,自己卻卻在一旁自慰,林影羞愧的險些哭了出來。

************

「成何體統!成何體統!」

這麼荒唐的事自辦校以來還是第一次發生,校長室裡的辦公桌被校長拍的都

快跳起來了。他在屋裡踱了幾步之後指著站在一旁的兩名老師說:「這件事一定

要嚴肅處理,立刻通知他們的家長,讓他們盡快到學校來一趟。」過了半天,見

兩人都沒有動,校長憤怒的喊道:「去啊,都站這兒發什麼楞啊!」

一名老師清了清嗓子,然後說道:「不用通知了,那個男生的家長就在咱們

學校。」校長一愣,「已經來了?」

「不是,是咱們學校的老師。李老師。」

「李老師?哪個李老師?」

「李玉柔老師。」校長又是一驚,這個消息還真是讓他有些意外。隨即他的

便語氣緩和了下來,「那…那就交給李老師來處理吧。不過一定要讓李老師知道

這件事的嚴重性,不能有任何偏袒。對了,還有那個宿管,也給我嚴肅處理。」

兩名年輕的老師離開了辦公室,校長轉過身來對著沙發上的訓導主任苦笑道

:「你說這叫什麼事啊。」訓導主任微微一笑,「我看啊,這孩子也是個麻煩,

要不讓他轉到八班算了。」校長讚許的點了點頭。

一間教師宿舍裡的氣氛有些緊張。書桌旁椅子上坐著一名身穿灰色套裝的年

輕女老師,正一臉憤怒的瞪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兩個學生,她的手裡還拿著一根木

尺。左邊的女學生悄悄的擡起頭來想要打探一下情況,正好撞見了老師那憤怒的

眼神,便趕緊將小腦袋又怯生生的低了下去。右邊那個男生卻是一臉不在乎的樣

子,雙手背後,左肩高右肩低,好像個軟體動物一樣,整個身子都快滑到地上去

了。

「站好!一天到晚的沒個正行。」說著,老師手裡的木尺重重的拍在了男生

的胳膊上,疼他的趕緊捂著胳膊站直了身子。

「你說你們都多大了,都不知道個好歹?瑩瑩,你也是個大姑娘了,讓人知

道了多難看啊。」馮瑩瑩低頭不語,話卻被男生接了過去。「她是我媳婦,有什

麼難看的。」

「住嘴!」木尺指在了他的面前。李義嬉皮笑臉的將老師手中的木尺按了下

去,「姐,我們倆的事誰不知道啊。」尺子再次擡到了他的面前,「你們倆的事

放到咱們那個小縣城裡不算新鮮,可這兒是S市啊。」

「S市怎麼啦,S市裡的兩口子都不睡一個被窩裡啊。」李義搖頭晃腦的說

道。

「你給我住嘴。」木尺再次重重的拍在了李義的胳膊上,疼得他『哎呦』一

聲退後了兩步。一旁的馮瑩瑩看著他呲牙裂嘴的揉著痛處,有些心疼了,哀求道

:「姐,你別打他了,這事全怪我。」

「別什麼事兒都替他擔著,你看他現在都變成什麼樣啦。你也別心疼他,他

從小到大挨的打還少啊。就這麼打還變成現在這副模樣呢。」李玉柔將手中的木

尺用力的揮了幾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李義揉著胳膊上的痛處,歪著腦袋嘟囔了句,「我怎麼了我,我也沒有殺人

放火,搶劫強姦。」

「你還敢頂嘴!」李玉柔剛想打他,卻發現他早已躲到遠處去了,便氣急敗

壞的喊道:「滾過來,讓我好好揍你一頓。」

這句看似搞笑的台詞其實很管用。從小到大只要姐姐眼珠子一瞪,李義便乖

乖的過來挨打了,可那也是十歲以前的事。他現在可不傻了,你說打就打呀!

李玉柔看自己的恐嚇不管什麼用,也沒有從椅子上站起來,她也不傻,這個

傻弟弟除了痞之外優點還是很多的,尤其是跑的快。

李玉柔將木尺放在了腿上,靠在椅子上長長的歎了口氣,經過多年的對抗,

李義知道姐姐不會動手了,接下來要開始長篇大論的講些大道理了。他對一旁的

馮瑩瑩使了個眼神,馮瑩瑩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怯生生的挪到了桌子旁,拿起

杯子倒了一杯水,然後放到了李玉柔的面前。

「謝謝。」李玉柔接過杯子將水一飲而盡,李義知道機會來了,便悄悄的移

動到了姐姐的身後,將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輕輕的按摩了起來。

「少跟我來這套。」李玉柔用木尺在李義的手上拍了一下,但語氣已經緩和

多了。李義抓住時機膩聲說道:「姐,我知道錯了,你別生氣了。」

「我能不生氣嗎?剛開學幾天你就給我鬧出這麼個事來。你現在可是名人了,

全校上下哪個不知道你李義的大名啊。」

「真的啊?」

李義嬉皮笑臉的將臉湊到了李玉柔的耳朵旁,卻無意間看到姐姐灰色支付下

那粉紅色的乳罩,『咕噥』的嚥了一口口水。李玉柔正享受按摩呢,肩膀上的動

作卻停了下來,擡起尺子在他手上拍了拍。

「可不真的。繼續,繼續。」

自從李義生下來以後,不管是李家還是馮家都待他如寶,捨不得打捨不得罵。

所謂長姐如母,所以教育他的重擔自然就落在了李玉柔的肩上,更重要的是李義

的出現極大的削弱了她在家中的『寶貝地位』,所以她對這個弟弟從來就是『心

黑手狠』。

李義是個混世魔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這麼個姐姐。但經過這十幾年的對

抗之後,他掌握到了三項救命法寶,花言巧語、輕輕地按摩、實在不行就逃跑。

「舒服吧,我的美女姐姐。」李義像只小貓一樣將臉在姐姐的髮絲上蹭來蹭

去,眼鏡卻死死的盯著老姐的胸部。李玉柔感到一陣癢癢,趕緊用手將李義的腦

袋推到了一邊。

「去去去,討厭不討厭。」

「嘿嘿嘿,不生氣了吧,我就知道姐姐對我好。」李義手上的動作更加賣力

了。

「別高興的太早,這事不會就這麼完了的,經過全體老師的一致決定,明天

把你調到八班去,回去之後收拾收拾吧,準備換宿舍。」

調班?李義一愣,問道:「為何?」李玉柔扭過頭來,激動的說:「你還有

臉問?找個厲害的老師管你唄。」李義樂了。管我?從小到大除了姐姐還沒人能

管的了我呢。

事實也確實如此,從幼兒園開始李義就是個特別特別『活潑』的小朋友,幾

乎每天中午都要動用所有的阿姨圍著院子跑上十幾圈才能餵他吃完一碗飯。還沒

上小學,他的名聲就已經響徹整個小縣城了,害的沒有哪個學校趕收留他。初中

生涯就更加『傳奇』了,一個年級一共六個班,他用了五年時間輪流呆了一遍,

害的馮瑩瑩還跟他留了一級。

「我就奇了怪了。」李玉柔將頭轉向了馮瑩瑩,「你們宿舍的那些女生就讓

他在裡面呆著?」馮瑩瑩依然低頭不語。

「比我大一年級就以為比我大一歲,她們都把我當成小弟弟了。別說,她們

還都挺喜歡我。」李義驕傲的挺起了胸膛,小臉都快揚到天上去了。

「臭美吧你,你說咱們李家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小無賴啊。」李玉柔一陣苦

笑。李義趕緊獻媚道:「咱爸媽不是怕您孤單嗎,生我這麼個小無賴逗你開心,

伺候你啊。」

「得了吧,看見你我就頭疼。行了,你們趕緊回去吧,再晚宿舍就該關門了。」

「得令!」李義拉起馮瑩瑩的手就要往外跑,卻聽到姐姐大喊一聲,「站住。」

李義扭過臉來疑惑的看著她。「把手放開。」李義猶豫了一下,然後極不情願的

鬆開了手。「還有,以後不準去女生宿舍,更不能在裡面過夜。」見李義沒有答

話,她再次厲聲喊道:「聽到了沒有。」李義搖頭晃腦的嘟囔了句,「知道了,

知道了。」走出教師宿舍樓,李義又拉起了馮瑩瑩的小手。

其實整件事最冤枉的就要數那個宿管大媽了,大早起的看到一間宿舍的床上

多了個人,還是個男生,出於職業道德如實的向上級領導匯報了,卻無緣無故的

被罰了一個月的獎金。她到現在還在納悶,樓下看門的那位像個精準的掃瞄儀一

樣,這小子到底是怎麼溜進來的。

要想搞清楚這一對少男少女到底是什麼關係,那就要從文化大革命說起了。

那是一個動盪不安的年代,他們父親的父親被打成了反革命,他們的父親自然也

就被劃成了黑五類,跟著一起下了牛棚。自此這對難兄難弟便一同吃苦、一起挨

餓,同時挨打、一塊挨鬥,最後還差點手牽著手下了閻王殿。

平反之後,兩個年輕人仰望天空,感慨生命的偉大。當下便結成了八拜之交,

如同親兄弟一般,兩家人更是來往頻繁,親的不能再親了。

時間又去了幾年。兩家的女人都懷上了,兩個兄弟湊在一起商量了一下,何

不趁這機會讓兩家人結個秦晉之好,那不就真成了一家人了。沒過多久孩子就出

生了,兩家人是歡喜又失望,兩個女兒。女孩就女孩吧。剛過了滿月就為兩個女

兒舉行了儀式,正式的結為金蘭姐妹,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除了老公不能分,

其他什麼兄弟姐妹、姥姥姥爺那都是大家的。

兩家人一如既往的好,而且越來越好。一起吃苦、一起受累、一起創業,最

後都奔了小康。時間一晃又是幾年過去了,孩子也長大了,自己也四十好幾了。

這時卻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馮家的女人又懷上了。這可有些危險,都快

四十的人了,可是高齡產婦。這個孩子到底該不該要?兩家人湊在經過一番商量

之後,決定讓李家的女人也跟著懷孕,而且這次一定要是一男一女。沒過多久,

果然李家也懷上了。

兩家人盼啊盼啊,幾個月後一個女孩出生了,她就是馮瑩瑩。接下來兩家人

整日的求天拜地、燒香念佛,祈禱著李家一定要生個兒子出來。皇天不如有心人,

沒過多長時間,一個男孩降生了,他就是李義。

這兩家人高興的啊,不到一個歲就給他們舉行了儀式,結了個娃娃親。兩家

人待這對『小夫妻』真是如珠如寶,視如己出。這下可惹惱了兩個人,那邊是馮

雯靜和李玉柔,一個是馮瑩瑩的姐姐,一個是李義的姐姐。在不久前,一對小姐

妹還是要星星給星星,要月亮給月亮,誰知這倆小傢夥出生以後,發現自己不吃

香了。那種失落的感覺深深地刺痛了這對金蘭姐妹。從此便經常看到兩個女孩跪

在佛堂裡念佛,馮瑩瑩的姐姐祈禱著李義長大了一定要是個三寸丁,李義的姐姐

祈禱著馮瑩瑩長大了一定要是個醜八怪。

從此這對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便吃在一個碗裡,睡在一個被窩裡,當然這裡

的睡只是單純的睡。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兩個孩子也在一天天的長大,他們不

僅沒有像他們姐姐所期盼的那樣,反而出落得越來越水靈,是人見了都誇他們是

一對金童玉女。

兩個孩子慢慢再長大,還天天的守在一起,久而久之,李義變的比其他男孩

子更加的早熟,馮瑩瑩卻如同一個三從四德的婦女一般,越來越聽話了。

這小兩口在那小縣城裡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尤其是李義,一個初中就

退了兩年班,還拉著自己的『媳婦』一起退。可馮瑩瑩還算有點出息,沒跟著這

混世魔王一渾到底,只退了一年紀便考上了S市的一所中學。一年後的今天,李

義也跟著考了進來,故事也就從這裡開始了。

************

第二天的一大早,李義便被換了宿舍,調了班。

李義推開高一八班的大門,教室裡立時響起一陣歡呼吵鬧的聲音,班裡所有

的男生都在鼓掌慶祝著這位『傳說中的英雄』的到來,而女生們則伸長了脖子好

奇的看看這個新來的男生,是不是真如大家傳說的那般帥的迷倒萬千少女。

這樣的陣勢讓李義有些始料未及,但小無賴就是小無賴,只用了幾秒鐘他就

對著大家露出了一個迷人的微笑,還微微的挺起了胸膛。

門再一次被打開了,這時教室裡變的是鴉雀無聲,李義知道是班主任來了,

不緊不慢的扭過頭去,想要看看學校到底派了個什麼人物來對付自己。

二十五、六的歲數,一米六幾的身高。身材纖細,馬尾辮、運動衣。櫻桃嘴、

玲瓏鼻,兩眼如炬,面無表情。總體上來說雖然長得不錯,但也沒到傾國傾城的

水準,很普通的一個女人。

楊潔倒背著雙手,慢條斯理的走上了講台,路過李義身邊時斜斜的瞥了他一

眼。「你就是那個新來的學生?」李義微笑著點了點頭。楊潔也跟著點了點頭,

似笑非笑的說道:「開學不到一個星期就轉到我的班上來了,不簡單啊。」李義

看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心想莫非她真有什麼過人之處?

楊潔低頭看了一眼,冷冷的問道:「你的鞋是怎麼回事?」李義的腳趾在人

字拖裡動了一下,「我的鞋剛刷了,還沒晾乾呢。」

「杜文若。」「有。」楊潔對著講台底下冷冷的喊了一句,歷時站起來了一

個小胖子。「跟他一起回宿舍,給他找雙鞋換上。」小胖子二話沒說便跑了過來,

雖然他心裡是一百個不願意。

小胖子站在教室門口看著講台上的兩個人,楊潔雙手背後面若冰霜的看著李

義,李義卻雙手倒背靠在黑板上,沒有想動的意思。

「第三節是體育課,你想穿著拖鞋跑步是不是?」楊潔冷冷的說道。李義猶

豫了一下,起身跟著小胖子走出了教室。其實他倒不是想給新老師來個下馬威,

只是因為他穿拖鞋穿習慣了,上初中的時候他就天天穿著拖鞋,也沒人管他。

出了教學樓,兩人向宿舍走去。李義知道這小胖子跟自己是一個宿舍的,可

老師連問也沒問就直接點了小胖子,說明她對自己還是特別注意的。

小胖子扭過頭來,笑嘻嘻的說:「你可是咱們學校男生的偶像啊,剛開學幾

天就把漂亮的學姐追到手了,還去女生宿舍過夜。厲害啊!」李義一拱手,「謝

謝,謝謝。」小胖子卻話鋒一轉,「不過我還是勸你不要招惹班主任。」李義不

以為然,「為什麼?」

「你沒參加軍訓嗎?」李義搖了搖頭。

「難怪。」小胖子點頭繼續說道:「那場面真叫一棒,咱們這個老師那真叫

一絕。」

「怎麼了?」李義有些好奇的問道。小胖子擺了個姿勢,邊走邊說:「軍訓

快結束的時候,舉行了一場摔跤比賽。摔著摔著,成了幾個教官之間的表演了,

哎那個三班教官那真叫一五大三粗,到了最後誰也不是他的對手。這時候咱們班

主任走了過去,那三粗一開始還說笑,誰知不到兩秒鐘就被咱班主任給放倒了。

他當場鬧了個大紅臉,爬起來就嚷著說偷襲不算,要求再來。誰知不到五秒鐘他

又被放倒了。這時候他臉上有點掛不住了,站起來就向老師撲了過去,咱老師那

叫一高啊,倒背著雙手,氣定神閒,等他過來的時候一個閃身,輕輕一伸腳就把

他給絆倒了。最後那三粗是真服了。你說那場面。」

「哦。」李義依然是無動於衷,反問道:「那又怎樣?」

小胖子吧唧了一下嘴,扭頭看著他,「你沒聽說?楊老師可剛畢業沒幾年,

一到學校就做了班主任,還連教了兩年高三畢業班。聽說她把那兩屆高三學生治

的是服服帖帖的,誰見了她都哆嗦。」

李義心中暗笑,那是她沒遇上我。「她是個老師也不是拳擊選手,我們也不

跟她玩摔跤,怕她幹什麼?」小胖子一時語塞,覺著李義說的有點道理,我們也

不跟她摔跤,那怕她幹什麼?想歸想,可班主任依然如同一座大山一樣壓在他的

心裡,讓他感到無比畏懼。

到了宿舍,小胖子打開自己的櫃子拿出一雙鞋來,說道:「這是我剛刷好的,

你先穿吧。」哪知他一回頭卻看到李義正坐在椅子上綁鞋帶呢,不禁問道:「你

不是說你的鞋剛刷了還沒幹嗎?」李義頭也不擡的回了句,「我瞎說的。」小胖

子只得無奈的點了點頭。

李義換好了鞋,在屋子裡蹦了兩下。小胖子起身就要回教室,卻被他給叫住

了。「別回去了,在宿舍裡呆著吧。下了第一節課再回去。」小胖子可不敢,連

連搖手,說什麼也要回去上課。最後實在留不住他了,仔細想想自己一個人呆這

兒也沒什麼意思,便跟著小胖子一起回了教室。

李義被安排在了最後一排,旁邊的位子空著,也不知是請假沒來,還是根本

就沒人坐,他也沒多在乎,跟這兒哈欠連天的混了兩節課。該是體育課了。

李義晃晃悠悠的站在隊伍裡,心想難怪班主任摔跤這麼厲害,原來是個體育

老師。

楊潔站在隊伍前麵點了一下數,沒少人,開始上課。這還是開學以來的第一

堂體育課,同學們的心裡都有點忐忑不安,不知道這個傳說中的體育老師要給他

們帶來怎麼樣課程。

首先是準備體操。老師在前面帶隊,整套動作標準、優雅,隊伍裡卻是稀稀

拉拉的,東倒西歪,楊潔也沒特別在意。但做到一半的時候她卻突然停了下來,

對著隊伍裡的李義冷冷說道:「你怎麼不跟著做?」

李義斜著身子回道:「我不需要準備,踢球、跑步,你說幹什麼就開始吧。」

楊潔冷冷一笑,手指一勾,「出列。」全班同學的目光歷時轉到了他的身上,

對這位『英雄』的命運感到前途未卜。

李義慢條斯理的走到了楊潔的面前,背手仰頭平時著她。楊潔看了他一眼,

說道:「做五十個原地蹲起。」李義照做,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是感覺大腿有

點酸。楊潔繼續說道:「對著草坪以最快的速度折返跑,我不喊停你不準停。」

李義心想,這有什麼難的,在初中的時候可是籃球隊的,折返跑很平常。

但讓他奇怪的是,來來回回沒跑幾趟,他就覺著腿酸的使不上勁來了,但礙

於面子又不能停下來,只得咬牙堅持著。

楊潔知道李義的狀況,她沒有立刻喊停,心裡卻在估計著,等他差不多快要

堅持不下去的時候,把他叫了過來。

李義彎腰揉著自己的雙腿,楊潔伸出一隻纖纖玉手擡起他的下巴,微笑著說

:「回去做準備運動吧。」李義瞪著楊潔,然後扒開了她的手,一瘸一拐的回到

了隊伍中去。

中午最熱鬧的地方就是食堂。

李義翹著二郎腿坐在一張餐桌旁,他總覺著過往的學生好像都在有說有笑的

看著他,還時不時的感到有人在背後對他指指點點的。不過明星就是明星,看就

看吧,不在乎。

不一會兒,馮瑩瑩端著兩個飯盒走了回來,放到了桌子上。李義二話沒說,

端起飯盒就往嘴裡扒拉。

「聽說你那個班主任挺嚴厲的,是楊老師是吧?」馮瑩瑩問道。李義放下筷

子,「你怎麼知道?」

馮瑩瑩伸出四根手指擺在了他的面前,「這個學校有四個人是全校皆知的。」

李義好奇地問道:「哪四個人?」馮瑩瑩掰著手指數道:「你、我、楊老師,還

有一個女生。」一聽女生,李義就來了精神。他坐直身子,清了清嗓子,問道:

「女生?誰啊?」馮瑩瑩抿嘴一笑,「不告訴你。」

李義也沒追問,反正她都說了是全校皆知的,打聽去啊。

沈默了一會兒,馮瑩瑩又把話繞了回來,「還是說說你們那個班主任吧。你

千萬別得罪她,她跟別的老師可不一樣。」

「不就是能摔跤嗎,我怕幹什麼?你不打架也挺厲害的麼,我也沒怕你啊。」

馮瑩瑩嬌嗔道:「這怎麼能一樣啊,我那是捨不得打你,換別人早把你打殘

疾了。再說那個楊老師也不只會摔跤那麼簡單。我聽人說她們家是黑社會的,經

常把不聽話的人扔到海裡去。」

李義一笑,「瞎說,你以為這是日本動漫啊,黑社會的大小姐來當老師?」

馮瑩瑩不滿的嘟起了小嘴,「我可不是瞎說的,聽上一屆的學姐說,她們親

眼見過楊老師帶人打群架,還打的滿身是血呢。還聽說她把自己班上幾個搗亂學

生的家給抄了。」

越說越離譜了,李義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但他心裡卻有些期待『老婆』說

的都是真的。自己老師是黑社會,想想就讓他感到熱血沸騰。

李義不怕黑社會,他最怕的就是無聊。他們生活的那個小縣城裡也沒什麼黑

社會,小流氓倒是有不少,但不管男女,沒一個人敢惹他的,原因很簡單,他『

老婆』太能打了。??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