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仙女做叫尿尿

第五十六章 仙女做愛叫尿尿

KT似乎成爲了S市最炙手可熱的公司,因爲坊間流傳出「愛巢」因爲得罪

KT,所以才導致關門。盡管愛巢夜總會停業事件在S市傳媒上統一了口徑:

「涉嫌黃,賭,毒」。但官場上的人都清楚這是一場政治角力。沒有勢力背景,

愛巢夜總會很難經營這麽多年,同樣,沒有更強大的背景介入,愛巢夜總會也不

可能在一夜之間傾覆。

謠言像寒冬的雪花鋪天蓋地,又以訛傳訛,一下子把我推到了風口浪尖。

我每天除了要處理公司事務外,還要面對一些官場層面的拜訪,說是來拜訪,

實爲拉關系,套交情。政治嗅覺敏銳的母親立即警覺,她嚴厲地告誡我千萬別招

搖,更不允許把KT變爲S市的第二政府。

爲了回避官場的混水,也爲了整合公司管理部門,我經過慎重考慮,決定暫

時辭去總裁一職,把郭泳娴直接扶上了CEO。

而楚蕙也代替羅畢進入董事局,並出任公司的副總裁兼總經理。我和母親這

次能順利擊敗對手,鞏固自己的利益,很大程度上多虧了屠夢岚的退讓,否則母

親與屠夢岚一場火拼,鹿死誰手很難說,此番請楚蕙進入公司高層也是與屠夢岚

勢力分配利益,達成政治默契。

岚阿姨果然對我的安排非常滿意,她一天一個電話,希望我再去她家,完成

認幹媽的儀式。

我滿口答應,這也是母親的意願。有這兩位德高望重的媽媽支持,我躊躇滿

志地迎來了自KT成立以來最大的重組,包括我在內,公司?幾乎所有的高管和

主管都有變更,由於甯紅軍等一批資深高層的退出,我逐步掌控了公司的全局。

雖然郭泳娴接替了我的職務,但公司?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才是權力的中心,

我的辦公室還是總裁辦公室。

我喜歡我的辦公室,因爲在這?,我才無拘無束地與小君待在一起,在家怕

母親發現,在外不敢格外親昵,只有在辦公室,我才放心,別人不會懷疑,又有

上官姐妹放哨。郭泳娴替我分擔工作後,小君來我辦公室就更勤了,連戴辛妮也

有了怨言,幸好我與戴辛妮心有靈犀,她想親熱時候,我就會出現在她的辦公室,

纏綿之後,戴辛妮的怨言自然少了,惟獨章言言我始終下不了手,畢竟她曾經受制於杜大衛,杜大衛已被關押,他的事情一日不解決,我是不會碰一下章言言。

戴辛妮不明隱情,見我對章言言不冷不熱,她也樂見我專一,哎,女人還是

很好騙的。

樊約的白領味越來越濃了,也越來越有自信,舉手投足都變得成熟了,她沈

默寡言,在公司?她朋友不多,可與我就相談甚歡,我在辦公室?滿足了她兩次,

我欣喜地發現,樊約不再失禁,她有了屬於自己的高潮,我經常看著她開著淺綠

色的思域進出公司,她的身後總引來衆人的目光,這些目光絕大多數都是羨慕。

莊美琪這段時間有男人接她下班,我知道,她是故意刺激我,我也不爭氣,

很受刺激,只要有男人接她下班,我就對著她的紅色奔馳發脾氣,到處找她,半

夜後,我與她相擁在紅色的奔馳?,地點多在郊外的曠野,每次我都弄得奔馳劇

烈晃動,不過我不擔心,奔馳的避震系統是行內最佳,我只擔心莊美琪明天又禁

出刺激我的手段。

王怡最近參加了瑜珈訓練班,郭泳娴告訴我,王怡有可能懷孕了,我興奮了

半天,專程去看望她,哪知王怡矢口否認,那天夜?,我在王怡家強暴了她一次,

她也強暴了我一次。跟王怡站著做愛特別舒服,因爲她夠高。但這兩次,王怡不

但趴在床上要我從身後插入,還必須要我在插入之前舔她的陰戶,我照辦了。事

後,她告訴我,這次一定懷孕,我將信將疑。

唐伊琳失蹤幾天後,給我發了短信息,說是抽空回了一趟老家,參加了一個

遠房親戚的婚禮,

婚禮宴會上,一半的男人都向她求愛,連新郎也走神了,弄得好不尴尬,本

來鄉下的婚禮要搞幾天,可是唐伊琳第二天天沒亮就跑了。我問她爲什麽不找一

個男人嫁了?她回答說,問過所有男人的尺寸,都不及我的一半,所以就跑了,

我正喝茶,結果全噴了。

秘書處最近好像招了幾個新來的,我找個時間去關心一下,可不知道爲何,

全被莊美琪給辭退了,我問羅彤,她說不知道,但何婷婷告訴我,就是羅彤向莊

美琪打報告,說幾個新來的揚言一個星期內搞定總裁,哎!看來新來的公關都是

些潮人,那麽拽,以莊美琪的性格不扇兩巴掌再辭退已經是很難得了,不過,我

覺得有些遺憾,很想知道這些小女孩如何一個星期內搞定我。可惜,可惜了。

「總裁,你就不怕你媽媽撞見你打牌?」上官黃鹂打亂了我的思緒,她一本

正經的樣子讓我想笑,這至於麽?這公司是我的,我上班打牌還要擔驚受怕麽,

何況找我打牌的人是母親最疼愛的李香君。

「別怕別怕,黃鹂姐姐,我媽來了,你就幫我擋著,我就不信贏不了這個大

混蛋。」小君咬牙切齒地瞪著手中的撲克牌。

眼前的李香君既不漂亮,也不可愛,她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大巫婆,因爲她的

臉已被密密麻麻的小紙條沾上,這些小紙條上都寫上了諸如:小妖精,大笨蛋,

賴皮狗,毛毛蟲之類的字詞,絕不雷同。而我臉上一張這類的字條都沒有。

這是我和小君定下的規矩:誰輸了誰的臉上就被貼字條,字條上可以寫上任

何文字。可憐的小君一把都沒贏,所以她的小臉上覆蓋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條,惟

獨剩下一雙狡猾的大眼睛和憤怒的小嘴兒,她滑稽的樣子令一旁觀戰的上官姐妹

笑得花枝亂顫。上官黃鹂故意問我怕不怕被母親撞見,實則就是希望早早結束這

場一邊倒的撲克遊戲,暗中幫小君解圍,可是輸紅眼的小君哪能明白上官黃鹂的

用心?她只是一個勁地要報仇,誓言戰鬥到底。

「小君同學,這把要是輸了貼哪??貼嘴巴你喘不了,貼眼睛你看不見。」 我得意洋洋地看著小君,因爲我又拿到了一手的好牌,這段時間我氣勢如虹,

真是遇神殺神,遇鬼殺鬼,何況小君的牌藝不精,哪?是我的對手。不過,說起

來也奇怪,如果換別的女人,我就是穩贏也要假輸,以討美人歡心,但對小君,

我是寸土不讓。那些小字條都是用我的口水沾上的,對有潔癖的小君來說,這是

一種難以忍受的折磨。

「貼屁股。」小君終於惱羞成怒,話不經腦袋就脫口而出,我與上官姐妹一

愣,隨即哈哈大笑,小君氣鼓鼓地看我們笑得東倒西歪,她自己也忍不住咯咯嬌

笑起來,一把抹去臉上的小字條就向我撲來,粉拳隨即雨點般落下:「你這個大

混蛋,一點男子風度都沒有,就知道欺負小女人,真可惡,看我不收拾你……」

「好,好,我保證下次讓小君盤盤贏,把把贏,次次贏,好了吧。」我展開

雙臂把小君抱在懷?,貼著兩只挺拔豐滿的乳房,我感覺特別惬意。

杜鵑一聲輕咳與黃鹂退出了辦公室,關門悄無聲息,如此機靈聰穎的姐妹真

不枉我前兩天都給她們加了雙倍的工資,目前她們的薪酬直逼莊美琪,比郭泳娴

的工資還高,可以說一人之下,幾百人之上。

「以後再也不跟你玩了,哼,用口水弄髒人家的臉,一點衛生都不講,我不

管,我要你把臭口水擦幹淨。」小君氣鼓鼓地跨坐在我懷?亂扭,她今天穿一件

抛抛袖做的吊帶上衣,這種抛抛袖其實就是經過美化的吊帶,手上動作的幅度稍

大,這條漂亮的抛抛袖就會滑落,露出雪白的胸脯,感覺出小君沒有帶乳罩,因

爲我已看到了乳暈,多虧小君青春,乳房挺拔,那上衣堪堪滑到乳暈上就沒有在

下滑,就像給乳頭鈎住了一樣。我看得口水橫流,暗歎小君的誘惑已如水銀瀉地,

無孔不入,再過兩三年,等她學會風騷,弄懂了風情,那三千粉黛豈能還有地位?

「哥一定幫你擦幹淨。」我摟著清香撲鼻的小君,把嘴對準了她的紅唇,吮

一下,引出了軟軟的小舌頭,又吮一下,含住了小舌頭,小舌頭毫不退縮,向我

口腔伸來,撩撥我的牙龈,勾引我的唾液,我感覺我的唾液急劇減少,消失無影

蹤,難道被愛幹淨的小君吞吃了,我帶著疑問,迅速再分泌我的唾液,果然又被

吸走,幸好我生津奇快,源源不斷地滿足了小君的采擇。

「恩……恩……」小君消魂的鼻音籠罩我的神經,我承認小君的接吻比我投

入得多,我悄悄睜開眼睛,觀察小君動人的眼簾,如梳齒般的長睫毛,還有那忘

情的吮吸。這動人的美景,我很自然就握住了一只高聳挺拔的肉峰,輕輕揉,輕

輕搓,多美妙的胸脯啊!我感歎上天送一個這麽完美,這麽可愛的妹妹給我。

「哥……你頂到我啦……」小君呢喃,臉貼著我的臉,小心地將壓在我裆部

的粉腿挪開,那?確實有一團隆起的東西頂到了小君,她的臉就像熟透的紅蘋果。

「小君……」

「恩。」

「哥哥今天早上洗澡了。」

「恩。」

「洗得很幹淨。」

「恩。」

「所以……所以哥的這?也很幹淨,幫哥舔一下,哥保證不臭不鹹……」我

把已經粗硬的東西釋放出來,拿在手?,我就感覺到那份炙燙是針對李香君。

「不行……本來我想答應的,誰叫你剛才打牌不讓我,哼!」小君猛甩瀑布,

那份扭捏讓人看了就沖動,我有些抓狂:「下次一定讓,下次……」 小君狡黠地眨眨眼:「那下次再幫你弄……」

我悲情道:「小君,哥這些天老做一個夢,就是夢見小君含我雞雞……」

小君臉一紅,向我豎起了一根蔥白的手指:「想做美夢是吧,我幫你墊高一

只枕頭。」

我沈住氣,要騙小君一定要沈住氣:「小君,你聽哥說,自從哥夢到你含我

的雞雞後,運氣就特好,什麽杜胖子,什麽壞蛋就欺負不了你哥。哥運氣好了,

就能賺很多錢,有錢了就可以幫小君買裙子,買褲子,買鞋子,買襪子……」

「不要你買,你們的眼光都是土八路。」

「當然,小君的眼光凝聚了三千美女的精髓,我們又怎麽能相比?」

「咯吱……」

「哥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小君,沒有人能替代小君,小君就是我李中翰最愛

的女人,現在的關鍵就是欠缺運氣……」

我的歎息連自己都覺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但我偷偷觀察小君,發現她陶醉

在我的甜言蜜語之中,泛紅的臉露出了幸福的微笑,我沒有覺得自己卑鄙,因爲

我說的是真心話。

「含你這個爛東西就會有好運氣?」小君的眼?一片純真。我暗笑:魚兒上

鈎了。

「真的。」我很嚴肅地點點頭:「含雞雞,這在醫學上叫融氣貫通,在生理

上叫做水乳交融,在易經上叫做天人合一。」

「什麽是易經?」小君晃了晃小腦袋,露出疑惑的神情。

「易經就是古代專門研究命理的學說,唐朝天下第一美女楊貴妃楊玉環知道

不?」

「恩。」小君用力點點頭,她居然也懂得楊玉環是美女,看來時空也無法阻

隔美女之間的惺惺相惜。

「以前這個楊玉環長得不怎樣,她聽易經說含雞雞可以養顔,於是就幫唐玄

宗含雞雞,真的越含越漂亮,到最後就如小君同學所說的那句經典,三千個嫔妃

都比不上她楊玉環好看。」

「噢,那……那句什麽三千人不如一個人的話就從那?來的?」

我景仰地看著小君:「對極了,小君真聰明。」

小君露出了一絲得意:「那,那我怎麽聽說,最後楊貴妃上吊死了呀?運氣

一點都不好也。」

我有點吃驚,小君知道的不少,要糊弄她還要再沈住氣:「本來運氣是很好

的,唐玄宗皇帝順利平定了邊疆,搞活了經濟,人民生活幸福,可惜的是,楊貴

妃居然偷偷地去含了一個叫安祿山男人的雞雞,所以楊貴妃的好運氣到頭了,唐

玄宗皇帝的好運氣也到頭了……」

「啊!」小君掩嘴驚呼。

我臉一沈:「小君要想哥哥的運氣好,以後可不許偷偷地……」

小君大罵:「你住嘴,人家絕不會像楊貴妃那樣,人家一輩子就……就…

…」

我眉開眼笑:「就只含哥的雞雞對不對?」

「恩。」小君羞答答的低下頭,她抵抗的意志在我甜言蜜語,花言巧語的攻

勢下迅速土崩瓦解,盡管她對我所說的話不盡相信,或許說她無需求證我所說的

是否真實,她只需輕輕地感覺,就能感覺到了我濃烈的愛意。她癡癡地看著不停

跳動的大肉棒,慢慢地伸出了小手,抓住怒峙龜頭,我緊張地握住她另一邊乳房,

在乳頭輕輕揉搓,小君呻吟一聲,張開紅潤的嘴唇,把粗大的龜頭含進了小嘴?。 沒有猶豫,也沒有去嗅肉棒有沒有異味,而是義無返顧地吞噬,鼓起的香腮

已顯示容納了巨物,噢,上帝,這是我多麽無尚的榮耀啊,小君終於肯吃棒棒糖

了,我差點振臂高呼:小君,我愛你。

「哥,還是……還是有點味道也……你一定沒認真洗,下次我幫你洗。」小

君只讓我興奮了兩秒,就把大肉棒吐了出來,我沮喪不已,難道小君又是點到爲

止?

「哦,是的,是的,可能我馬虎了,下次就讓小君幫洗,再含,再含,記住,

舌頭要舔,像吃冰棒一樣。」我的解釋很誠懇,也很迫不及待。

小君瞪著又黑又亮的肉棒,好像興趣盎然:「一點都不像,冰棒好吃多了,

又沒你這東西大條,人家的嘴都撐酸了啦。」

「一開始是有點不習慣,慢慢小君就喜歡的。」

「我才不喜歡。」

「女人都喜歡,像泳娴姐就很喜歡幫哥含雞雞。」

「辛妮姐姐也喜歡嗎?」

「她最喜歡了,一天至少含一次才能睡覺,你不信可以去問她,不過,哥還

是覺得小君含最舒服。」

「真的?爲什麽?」

「因爲哥最愛小君呀。」

「說來說去就這句,聽起來就像在放屁……」

「沒文化罵人也壓韻?放不放屁都是這一句啦,哥最愛李香君。」

小君又義無返顧了,這次她更投入,我猜想女人在這件事情上無需天賦,就

是再愚鈍的女人,只要含上兩三分鍾就會得心應手,小君絕對不愚鈍,她不但添

吸,還會吮吸,真像吃冰棒一樣,發出滋滋聲,圓潤的小手居然配合著套動我的

大肉棒,我很惬意,看著她翻卷的唇肉在我猙獰的大肉棒上摩擦,我發出了渾厚

的呻吟。

「哥,我想問個問題。」

「恩?」我真不知道是哭還是笑,這個時候提問題有沒有搞錯?早如此多學

好問,就不會到現在也說不出那句「三千粉黛無顔色」的話來。

「見你好舒服的樣子,是不是用嘴巴做這事後,就不再用別的地方做了?」

小君手執大肉棒輕輕甩動,這樣子有點夢幻,像漫畫?的萌女。

「哥反應有點慢,小君你說清楚點。」我想笑,但我還是要問清楚。

「就是……就是以前做這事都不用嘴巴的,是不是以後就一直用嘴巴了?」

問完,小君輕啜龜頭一下,隨即伸出小舌頭在龜棱上來回掃弄,好不麻癢。

我不停警告自己,千萬別笑,如果笑出來,小君絕對會拍拍屁股走人,所以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語重心長地發誓:「當然不會,那地方比嘴好一萬倍。」

「噢,那我就放心了。」小君晃了晃了小腦袋,繼續含入我的大肉棒。

終於弄明白小君的意思了,我還能說什麽呢,我只想大笑:「請小君不用擔

心,那地方哥天天都想插,哥絕不會冷落那地方的……」小君不吭聲了,她似乎

察覺到自己的問題很幼稚,所以她拼命地吮吸,我發現她的臉紅到了脖子根,漂

亮的抛抛袖有一邊已完全滑落,一只完美的玉乳完全呈現在我眼前,但小君還在

吮吸。

「滴……滴……」對講系統響起了提示音樂,那是上官姐妹向我請示是否接

見來訪者。 明知道我正與小君恩愛,上官姐妹依然提示我,這說明來人很重要,絕對不

是一般人。當然,來人也絕對不會是母親,按老媽的風範,此時辦公室的門已被

敲響。那又會是誰呢?我不去猜想,現在我誰也不想見,因爲小君的吮吸已漸入

佳境,我的肉棒被她的小嘴捋得又硬又挺,我暗暗叫爽的同時悄悄伸手探到小君

的翹臀上,剛挑進小內褲,我就大吃一驚,那條小內褲差不多可以擰出水來。

「小君,快把小褲褲脫下來,都濕透了,著涼可不好,是不是尿尿了?」

「不許笑……」小君放開我的大肉棒,很難爲情地撲到我懷?撒嬌,我又驚

異地發現,小君一邊撒嬌,一邊撅起了翹臀,笨拙地脫下了白色的小蕾絲,濕透

的小蕾絲更加性感,更加誘人。

已經硬得不行了,我的欲火快把我熔化。抱住美嬌娘,我的手就不停地撫摸,

撫摸絲綢一樣的肌膚。另一邊的抛抛袖也滑落了,兩只美麗的乳房懸空傲立,我

揉著粉紅的乳頭,在一雙美目傻傻地注視下,我把粉紅的乳頭含進了嘴?,一聲

嬌啼,滾燙的身體貼緊了我的身體,雖然小君身上的衣物都沒有除去,但下體已

空無一物,雪白的翹臀下,一根滾燙的巨物正虎勢眈眈。不知道有意無意,我把

小君的翹臀扶穩時,她就迫不及待地下墜她的翹臀,由於角度欠佳,大肉棒幾次

都與小穴擦肩而過,無奈,我只好手握巨物,爲小君找好支點,小君半趴半跪在

我身上,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癡癡地看著我:「不要這個姿勢啦……」

我笑問:「爲什麽?」

小君羞羞瞪了我一眼:「尿到你身上怎麽辦?」

我微笑搖頭:「不怕,哥不介意。」

「一點衛生都不講會肚子疼的……噢……哥……」小君又想普及她的衛生知

識了,真不勝其煩。龜頭恰逢暖濕處,我就囫囵往上頂,沒想竟然一杆進洞,聽

著小君嗲嗲地喊出一聲「哥」我全身哆嗦,魂飛魄散,雙手力壓小君的翹臀,在

小君長長的呻吟中,大肉棒一點一點地沒入小嫩穴,這過程很不順暢,粗大的肉

棒令小君全身緊繃,盡管她的小穴已夠濕潤,但小君對大肉棒依然充滿了敬畏,

只插入一半,她就全身顫抖,待全根盡沒,她已了無聲息,和以前一樣,等我的

大肉棒全部插入後,小君要短則十秒,長則半分鍾的適應,我愛憐地揉著她雪白

的奶子,吻她的香鰓,輕刮她的屁眼,刺激她的敏感部位,令她早點適應過來。

「滴……滴……」對講系統響起的提示音樂還在響。

小君在我懷?吐氣如蘭:「哥……你接電話呀。」

「不接,現在就是天塌下來,我也懶得去理。」我深吸了一口氣:「哥要動

了哦。」

「恩……要輕點……」小君羞澀地把滿頭青絲傾瀉在我的肩膀,我輕撫她的

臉問:「看看哥哥是怎麽和你做愛好不好?」

「不看不看……」

我掀開小君的短裙,一點一點向上卷,然後掖進她的腰圍?,這樣,她的白

老虎又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摸索她的高高贲起的陰阜,那?光潔白皙,一根黝

黑的巨物撐開豔紅的陰唇,唇瓣滑嫩彈手,芳香吐露珠,露珠隨著陰穴的起起落

落越來越多,潤滑了巨物,抽插終得以順暢舒爽,看嫩白的老虎吞噬我黝黑的青

龍,那刺激真的無與倫比。

不知道何時,小君也偷偷地觀戰起來,她弓著身體又要偷看,真是自尋難受,

我撥開擋住她視線的幾縷青絲:「要看就大方看嘛,要知道這次可不是我跟你做愛,而是你跟我做愛,這女上男下的姿勢就應該小君姐姐主動,在上面是不是更

爽一點呢。」

小君翻翻眼:「爽你個頭呀,你以爲個個都像辛妮姐姐那麽浪麽?給那麽大

條的東西亂捅還叫得那麽歡,哼!噢……」

我一直懷疑那次在投資部?與戴辛妮做愛被小君偷看了,這次終於得到肯定,

心?有一種難言的興奮:「你又說你沒看?」

小君撇撇嘴:「叫那麽大聲,我能不看嗎?惡心死了啦,看了就想吐,一對

奸夫淫婦。」

我笑問:「那現在小君是不是淫婦。」

小君一愣,眼睛一眯,憨憨一笑:「我才不是淫婦,我……我是仙女。」

我大笑:「那仙女做愛叫什麽?」

「叫……尿尿……」小君吃吃嬌笑,看她雙目滴水,人面桃花,我沖動得無

以複加,本來動作很溫柔,但小君總是令我無法長久的溫柔,我要征服她,征服

像小君這樣的女人不僅需要愛情,有時候也需要暴力,因爲她與葛玲玲是同一類

型,骨子?都充滿了桀骜不馴。

「啪啪啪……」

我用力地握住兩座肉峰,猛烈地向上挺動我的下腹,粗大的肉棒密集地摩擦

那塊饅頭似的小山丘,還在嘻笑的小君面對我突如其來的暴力,嚇得不停地大呼

小叫:「李中翰,叫你輕點……哎喲哎喲……」

我冷笑:「仙女姐姐不舒服?」

小君半眯雙眼,嗲嗲地叫嚷:「舒服你個頭呀,人家才不會這麽浪,都頂到

腸子去了啦。」

「以後不許你罵辛妮是浪女人。」我警告小君,看她秀發飛舞,乳浪在我的

手掌間翻滾,我越搓越用力,她的乳頭已經紅腫,可小君咬咬牙,恨恨地看著我:

「對不起,我說錯啦,請原諒,辛妮姐姐不是浪女人,是很浪的女人……哎喲

……你心疼了嗎?」

我微愠,抽送更加猛烈,小君雖然是我的最愛,但我也不允許她诋毀戴辛妮:

「今天我就看看誰更浪。」

「哥……」小君突然撒嬌,滿臉潮紅,雙腿越收越緊,幾乎把膝蓋都壓在我

的胸口上,一股暖流澆到了我的龜頭上,緊接著濕答答的液體就滲出小穴,滴淌

到了我的小腹上。

我繼續猛抽,聲如破竹:「你這個騷狐狸,那麽多水,我看你比辛妮浪多了,

快求饒,求饒就放過你。」

「哥……」小君哆嗦了,我清晰地感覺到小穴?劇烈地抽搐,我暗暗得意,

瞅準時機,翻身把小君壓在身下,大肉棒再次雷霆般出擊,小君如遭電擊,大叫

一聲,居然又沒有了聲息,我只能幹著急,小君像木偶一樣,我自己亂插也沒意

思,想拔出來又心有不甘。

可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我大吃一驚,心想母親怎麽老跟我過不

去呢?不過,門外傳來了嘈雜聲,我細細傾聽,卻聽到:「等了那麽長時間都不

出來,也不接電話,是不是故意不見我呀?是的話就明說,我葛玲玲立刻走人。」

語氣剽悍潑辣,不是葛玲玲還能有誰?

「誰敢不見你?」我打開門,笑眯眯地看著KT的第一美人,無論是戴辛妮

的高傲,楚蕙的慵懶,莊美琪的野性,唐伊琳的神秘,以及小君的清純。葛玲玲

似乎收集了一點,集衆美所長,卻有自己野蠻的特色,所以她不但美,還很吸引

人。有一段時間沒見到她了,原本以爲因杜大衛的事情,她會憔悴,但恰恰相反,

她香肩膀裸露,領口很低,酥乳隱現,看起來似乎更加明豔動人。

「喲,李總裁舍得出來了?打擾你休息,真不好意思。」明豔動人的鵝蛋臉

上充滿了怒氣,看來葛大美人生我氣了,奇怪的是,楚蕙居然也在旁邊,她一身

藍黑制服與葛大美人的薄衣短裙相比,反差真大。

「小君有些不舒服,所有電話我都不接,不知道玲玲姐駕到,有失遠迎,恕

罪,恕罪,希望玲玲姐別生氣,來,請進,請進。」

葛玲玲聽到小君不舒服,她馬上一愣,臉上的怒氣頓消,二話沒說,就走進

了辦公室,見小君軟綿綿地靠在沙發上,心虛的葛玲玲臉一紅,關切地靠近小君,

一手握小君的柔夷,一手探小君的額頭:「小君哪?不舒服了?」

小君眨眨眼:「我肚子有點頭疼。」

「嘻嘻……」屋子?一片笑聲。

我向上官杜鵑使了使眼色:「杜鵑,你們帶小君到接待室去休息。」

杜鵑應允,趕緊過去攙扶小君站起來,小君狠狠瞪了我一眼,回頭對葛玲玲

笑迷眯道:「玲玲姐,我哥心軟,你求他,他一定答應你救杜經理。」

「啊?」真是石破天驚,小君的話把我嚇了一跳。葛玲玲也臉色大變,待小

君離開,葛玲玲吃驚地看著我:「小君怎知我來這?的目的?」

「你那麽焦急來找我,難道是來找我吃飯嗎?這不明擺著是救夫心切嘛。」

我一句調侃,心?卻酸溜溜的。楚蕙告訴我葛玲玲早已不跟杜大衛過夫妻生

活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而小君觀察入微,還能揣測別人的心意,那更是嚇死

人了,這樣的智慧,用不了三年,絕對是一個大魔頭。

「那你幫不幫這個忙?」葛玲玲性子直爽,也不拐彎抹角,開口就直奔主題。

我幹咳一聲:「我爲什麽要幫這個忙?他屢次想害我。」

「找你之前,我已經盡力了,但楚蕙告訴我,要救大衛就只能找你,所以我

來了。至於他的罪孽我不想再提,我只想說,如果大衛能出來,他就直接去美國,

永遠不回來了,也永遠不能再害你,我已經定好了全年有效的機票,他一出來,

就坐最早的班機離開。」

「他的案子已進入司法程序……」我笑笑,其實,我知道葛玲玲一定會爲杜

大衛的事情來找我,所以,我這幾天什麽地方都不去,就在公司?等著葛玲玲。

葛玲玲淡淡一笑:「中翰,要我跪下來嗎?」風眼逼視,粉臉含霜,倔強的

嘴角稍稍彎曲,我猜想,如果我真要她下跪,她一定毫不猶豫就跪下,但這不代

表她軟弱,相反代表她的強悍,爲了理想,她願意犧牲,這就是我的葛大美人,

我似乎越來越理解她,所以我不會讓她下跪。

看她隨意盤起的秀發,說實話,我想她了,我的目光溫柔而多情:「別別別

……好吧,我想想辦法,哎!杜大衛有你這樣的妻子,真是他的福氣。」

葛玲玲雖然野蠻剽悍,但她也很細心,接觸到我溫柔的目光,她的盛氣淩人

的氣焰挫了挫:「他已經不是我丈夫了,我答應救他出來,他也答應和我離婚,

我們已經辦完了手續,現在我是名副其實的葛玲玲,而不是杜夫人,但我一定要

履行我的諾言,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他救出來。」

「離婚了?」我驚訝中帶著驚喜:「爲什麽要離婚?我能知道麽?」

「這是我的私事,如果你答應放過大衛,我就告訴你原因。」葛玲玲說這話

時,委婉的語氣略帶無奈,是啊,沒有一個女人願意離婚,除非萬不得以。 「呵呵,我能不答應嗎?你看,楚蕙的眼睛都濕了。」我看向楚蕙,她的神

情也黯然,與羅畢已分開許久,難道她也要步葛玲玲的後塵?

楚蕙狠狠白了我一眼:「說你們的,把我扯進去幹嘛?」

我喜歡楚蕙穿制服的氣質,別人穿制服會很幹練,但楚蕙穿制服卻感覺像是

一個低調的中學生,病恹恹的,好像隨時要請假回家,哪個老板請了這樣的員工,

真是倒八輩子大黴,我忍住笑:「你們是好朋友,好姐妹,我看得出。」

楚蕙臉一寒,幽幽地歎了歎:「是啊,我們都是命苦的女人,都被同一個男

人所害。」

我大咳:「咳咳咳……玲玲姐,你說,你說。」

葛玲玲幸災樂禍地幹笑兩聲:「知道我們楚大美人的厲害了吧,以前在我們

班?,她楚毒舌(蛇)連校長也忌憚三分。」

「嘿嘿,我們的訓導主任也對你葛(割)腦袋避退三舍。」

「我們是絕代雙嬌,哈哈……」多麽悅耳的笑聲。

一條陰險的毒蛇,一個恐怖的割腦袋,我如果是這學校的領導,又沒有辦法

開除這絕代雙嬌,那還不如自己開除自己算了。

葛玲玲笑聲莆停,臉上瞬間就充滿了憂傷,她是一個藏不住心事的女人:

「我有一個親弟弟,他患腦癱十年了,爲了治療他,我想盡了一切辦法,找最好

的醫生,用最好的藥,但都沒用。聽說美國醫院能醫治,我就帶上弟弟去了美國,

可是治療費太昂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大衛,他很喜歡我,也願意支付

了這筆昂貴的醫療費,並找人照顧了我腦癱的弟弟。所以我嫁給了大衛,雖然我

並不愛他,但他有恩於我,我只能用自己報答他。這麽多年來,他對我不錯。當

然,他和別的男人一樣好色,外面也有很多女人,這是男人的通病,我眼不見心

不煩,可是我不能忍受他做兩件事情。一件就是他勾引了我好朋友楚蕙。一件就

是不聽我的勸告,繼續害你李中翰。」

「你說話請尊重點,我什麽時候給他勾引了?」楚蕙是很能沈得住氣的人,

可她憤怒地站了起來,她的臉漲成醬紅色。

我嚇了一大跳,也幫楚蕙責問:「對呀,你有什麽證據?」

葛玲玲冷冷一笑:「我親眼看見他們在房間?摟在一起。」

楚蕙氣得渾身發抖:「你胡說,不錯,我承認,我們是摟在一起。那天我正

好與母親吵架,羅畢又不身邊,你葛玲玲也去了外地,我沒有什麽朋友可傾訴,

剛好杜大衛約我去喝酒,我就去了,喝了很多酒,後來,杜大衛說你當天夜?會

趕回來,要我去你們家等你。我喝多了,也沒有多想,就跟杜大衛走了,誰知杜

大衛不安好心,到你家了就動手動腳,我反抗,然後就跑了,好幾年前的事情了,

但我記得清清楚楚,是你們別墅小區的保安幫我叫的計程車,你玲玲可以去調查,

我是幾點走的。」

「那玲玲姐你有沒有親眼看到杜胖子與楚蕙沒穿衣服抱在一起?」我一憤怒,

就把杜胖子三個字叫了出來。

葛玲玲一愣:「我……我當時見他們抱在一起,都氣死了,誰還繼續看下去,

不過,當時他們是還穿著衣服的。」

輪到楚蕙冷笑了:「死婆娘,你今天不說出來,我還蒙在鼓?,怪不得你老

是對我找茬,你也不想想,我楚蕙是那麽賤的人嗎?倒是你跟羅畢眉來眼去,做

了見不得人的勾當還死不承認。」

「楚蕙……」葛玲玲臉色鐵青,憤怒之極地站起,一手指著楚蕙大聲尖罵:「我承認什麽?那是你老公跟你胡說八道。」

「什麽胡說八道,說得有鼻子有眼的,就是扶杜大衛回家時,你穿一件黑色

內衣勾引羅畢,哼,騷貨。」楚蕙毒舌完,居然扭了兩下屁股,如果不是事情嚴

重,我真想笑出來。

葛玲玲大聲辯解:「你……你已經問過我幾次了,我發誓沒有這回事,那天

羅畢確實扶杜大衛回家,我也確實穿著內衣,但開門見到羅畢在,我就趕緊跑回

房間加了一件外衣,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我忽然想起葛玲玲曾經給我逼問過:「上次玲玲姐你也跟我說過,羅畢扶杜

大衛回家時,他趁機侮辱你,我記得,你有說過。」

誰知我話音剛落,就被葛玲玲劈頭劈腦地大罵:「李中翰,你這個混蛋,那

是我和你調情時,你逼我說的,嗚……你一邊戲弄我,一邊引導我,我……我就

糊?糊塗地承認了,那不是真的,那只是心理暗示,楚蕙冤枉我,給我心?留下

了陰影,你剛好挑逗我,我就承認了,但一切都不是真的,我被你們兩個混蛋害

慘了。」說著,強悍的葛玲玲居然傷心落淚了。

「噢,別激動,別激動,是我錯,是我錯。」我尴尬地看向楚蕙:「楚蕙姐,

你還有什麽證據麽?上次羅畢親口跟我說過他與玲玲姐發生過關系時,的確喝得

很醉。你也說過,羅畢就幻想你跟我偷情,是不是羅畢真的有幻想症?」

想起那天逼迫葛玲玲承認有外遇的情形我就慚愧,一根大肉棒插在一個動情

女人的蜜穴?,你叫她說全世界的男人都是她老公她也照說的啦。如此看來,我

的葛大美人並沒有紅杏出牆,這多少安慰了我這個大男人自私的心態,哎,以前

都誤會她們了。

楚蕙有點不自信了:「我……我怎麽知道?反正我是聽羅畢親口說的,我當

然相信了,雖說是醉話,那也……也是酒後吐真言,我是這樣認爲。」

葛玲玲杏目圓睜,一副想把楚蕙吞了的架勢:「看來你老公病得不輕,你應

該叫他在美國看看精神病醫生,他一定患了極度幻想精神分裂綜合症,哼!我那

麽漂亮,很多男人都會幻想啦,這我理解,只不過沒想到你老公那麽變態。以前

見羅畢身材高大,濃眉大眼,又大方豪爽,我心?還是對他有好感,沒想他竟然

如此病態龌龊,去他媽的臭狗屎……」

楚蕙臉色極其難看,她似乎想起了什麽,幽幽歎了一氣:「哎,別罵了,我

現在越來越相信BB有問題了,只要我們做愛,他一定問我和中翰做過幾次了,

有沒有懷上中翰的小孩,中翰喜歡什麽姿勢等等,還有很多下流的問題,搞得我

都不知道是跟誰上床,而且,這個情況越來越嚴重。」

葛玲玲撇撇小嘴兒:「那是羅畢吃中翰的醋,他越嫉妒心理就越扭曲,越扭

曲就越變態,哎,其實你何嘗不是想著李中翰這個大壞蛋?」

楚蕙瞪了我一眼:「我沒想他,是你想他才差不多。」

葛玲玲臉一紅,驕傲地看向我:「我承認,我是想他,那又怎麽樣?」

我開心死了,與葛玲玲的美目對接,我感覺到了一股電流,真是郎情妾意:

「玲玲姐魅力十足,所有男人都幻想與她有暧昧,我算什麽?」

葛玲玲臉一寒,怒道:「是啊,所有男人都惦記我,就你最拽,愛理不理,

十一天零八個小時都不舍得給我一個電話,你去死吧!死之前先把大衛放出來,

哼!」

我連連點頭:「好說,好說,我的生死事小,你們姐妹情事大,今天你們把

話說清楚了,也算是了卻了一樁心病,心中沒有了芥蒂,就更容易保持青春美麗,我想想辦法把杜大衛弄出來,他也不必遠走他鄉,愛在哪?待就在哪?待,我管

不著,但我與他劃清界限。」

「痛快,也不枉我喜歡你。」葛玲玲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真是千嬌百媚,沈

魚落燕。

我傻傻地問:「你喜歡我?你不是想我死麽?」

「那你去死吧!」葛玲玲怪叫一聲,向我撲來,她假裝憤怒的表情,揮舞粉

拳的姿勢與小君如出一轍,我哈哈大笑,雙臂環抱,把葛大美人抱在懷?,等她

打累了,我反剪她的雙臂,令她豐滿的胸脯在我面前高高聳立,我騰出一只手,

輕輕蓋在一邊胸脯上,揉一揉,豁然用力,緊緊地握緊了奶子,隔著外衣,隔著

乳罩,我依然感受到這肉峰的巨大。

「噢……」葛玲玲痛苦地皺了皺眉:「你就是這樣對我?你對小蕙一定很溫

柔是不是?」

「切……得了吧,他對你比對我好多了,至少你不用含他的東西。」楚蕙雙

眼發光,看到葛玲玲痛苦的表情,他似乎興奮不已,說出這句話,其實就是暗示

我要一視同仁,她楚蕙含了我的肉棒,葛玲玲也必須要含,否則有失偏頗。葛玲

玲沒有理解楚蕙的心態,見我掏出碩大的巨物,她嚇得極力反抗,但我不給葛玲

玲反抗的機會,一把推倒她,整個人騎在她的胸前,大肉棒呈四十五度角從上而

下,頂到了葛玲玲的小嘴前,葛玲玲左右晃動,我抱住她的腦袋,令她無法動彈,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張開紅唇,我一挺而入,把大龜頭頂入了葛玲玲的口中。

「唔唔唔……」

「別掙紮,你前夫還在我手?,你最好把我舔舒服了,否則……」

葛玲玲不掙紮了,她一邊吮吸我的大肉棒,一邊無辜地看著我。我瞥了一旁

楚蕙,發現她雙腿不經意地摩擦,動作極其隱蔽,我心想,今天又是一箭雙雕的

好時機。

「楚總,我有事和你商量,你別坐那麽遠。」我輕輕地挺動我的大肉棒,與

小君相比,葛玲玲的口技高兩個檔次,把我舒服得雙腿直打哆嗦。

「你那邊危險,我還是坐遠點,免得影響別人的食欲。」楚蕙果然毒蛇,她

話音剛落,葛玲玲就心浮氣躁,幸虧我的大肉棒壓得住場,加上我的大手揉著兩

個飽滿的肉球,葛玲玲嘤咛一聲,繼續舔犢情深。

「下月公司分紅,我拿三千萬的現金買你的內衣店,這價錢合適嗎?」我稍

稍把屁股擡起,一來減輕壓在葛大美人的身上力量,二來,我的大肉棒能更垂直

插進葛玲玲的咽喉。

「價高了,兩千萬就夠,不過,你硬要給我,我也不嫌錢多。」楚蕙坐在沙

發上向我眨眼睛,還扭扭她的小屁股,可恨之極。

「就給你三千萬,不過,你要帶帶玲玲姐,她沒有經商的經驗,等她業務都

上手了,你才能離開。」我一邊說一邊看著葛玲玲,發現她美目含情,小嘴張開,

牙齒輕輕地咬了咬我的大龜頭。

「什麽?你買我的內衣店是送給這個潑婦?」楚蕙好像難以置信。

「當然是給玲玲姐,她既然離婚了,什麽都沒有,還有個患病的弟弟要照顧,

我能不管?」

「嚯。」楚蕙雙手叉著小蠻腰,不可思議地看著葛玲玲:「真沒天理,有些

人總是有狗屎運。」

葛玲玲終於忍不住了,她吐出大肉棒,氣鼓鼓大罵:「楚蕙,你有紅眼病就

麻煩你去買眼藥水,我比你更漂亮,中翰就是喜歡我多點,你妒忌呀?」

楚蕙不甘示弱,她譏笑道:「中翰不是愛你多點,是可憐你多點。」 我生氣了,這些刺耳的話我不愛聽:「楚蕙姐,你過份了噢。」

葛玲玲憤懑地慫恿:「中翰,替我幹她。」

我點點頭:「這主意不錯。」

「救命……」楚蕙抱著枕頭從沙發上彈起,可我的速度更快,一番肉搏,楚

蕙已被我摁趴在沙發上,看她長發披散,衣服淩亂,只剩喘氣的份,我才慢悠悠

地脫得一絲不挂。

「你喊破嗓子也沒用。」翻卷楚蕙的筒裙,噢,我發現了黑色的絲襪,還是

有吊帶的蕾絲邊,黑色的蕾絲小內褲,還有世界上最翹的屁股。

「你看看,有哪個白領上班族穿成這個悶騷樣?八成就想男人幹她。」葛玲

玲嫉妒地看著楚蕙的美臀,世界人種?,深色肌膚的女人多具備美翹臀,楚蕙也

不例外。

「你不騷,剛才我都看見你的內褲全濕掉了,還有臉說我?簡直就是超級淫

婦。」楚蕙喘著粗氣。

「玲玲姐,是真的麽?」我剛想把粗大的肉棒對準楚蕙蜜穴,聽她這麽一說,

我有些意外。「別……別聽毒蛇瞎說。」葛玲玲雙腿一緊,大聲辯解。

「我瞎說?你把裙子掀起來讓中翰看看。」楚蕙得理不饒人。我點點頭:

「對對對,要看看。」

「恩那,別看了……」葛玲玲嬌俏妩媚,臉紅如霞,見我執意要看,她竟然

撒嬌起來,兩只手擋在了下體方向,看得我欲火焚身,大肉棒堅硬如鐵。

「看看嘛。」我忍不住掀起了葛玲玲裙子,但見一雙無瑕的玉腿盡頭烏黑斑

斓,一條性感小內褲幾乎全透明,由於透明,一片濃密雜亂的陰毛清晰可見,更

甚者,那包裹陰部的地方全是水痕,不用摸,就看出水痕未幹。

楚蕙頓時掩嘴竊笑:「露餡了吧……咯咯,果然是超級大淫婦。」

「玲玲姐,怎會這樣?」我也發出驚歎。

葛玲玲瞪了我一眼:「誰叫你讓我含你東西?」

我歎了歎:「沒想後果這麽嚴重,我還是先安慰安慰你?」

葛玲玲飄了一眼雄偉的大肉棒,搖搖頭:「你還是先幹楚蕙,我就不信她不

濕。」

「有道理。」我雙手扒開楚蕙的翹臀,在她的乞憐聲中,徐徐把龜頭插入了

她的蜜穴,那?簡直就像下過雨,楚蕙聲聲婉轉,宛如貓鳴,挺翹的臀部一抖一

縮,盡量容納了我的巨物:「恩……你們欺負我……」

「別裝純情了,你穿得那麽騷,還不是想著中翰欺負你?」葛玲玲在我身旁

睜大了美目,觀看大肉棒在楚蕙的翹臀中穿梭,她滾燙的身體告訴我春情已泛濫,

我擁攬她的軟腰,她微微矜持一下,就貼近我的身體,送上粘糯的香唇。

楚蕙甩動披肩長發,搖了搖她的翹臀:「死玲玲,內衣店我……我偏不賣

……啊……插得好深……」

我抱住翹臀連續抽送:「楚蕙姐,我的建議你考慮一下。」

楚蕙向後猛頂了兩下,居然能反擊了:「我不想考慮,在這?被你欺負,公

司的事情我又不太懂,我還是經營我的內衣店。」

「可岚阿姨希望你在公司?有所作爲。」

「我媽是我媽,她不能代表我,我媽就是不知道我喜歡什麽,叫我來公司,

我一點都不開心。」

我覺得楚蕙說得很有道理,凡事總不能太勉強,我想了想,終於想出了兩全齊美的好主意:「這樣吧,三千萬你和玲玲姐一人一半,內衣店你們也一人一半,

這樣總可以吧?」

「哼。」葛玲玲的鳳眼充滿了蜜意。

「哼。」楚蕙同樣輕哼,我雖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不過,她應該也滿意,因

爲她的美臀聳動得很厲害,絕對像只小母狗,女人只有真正興奮時候才像小母狗。

「你們別哼了,大家和氣生財,財源廣進,將來幫我生一男半女,好不好?」

總算安排好兩個難惹的姑奶奶,我的願望也長遠起來。

「不好。」葛玲玲和楚蕙居然異口同聲地拒絕我的要求,我大怒,正好葛玲

又送上香唇,我把她輕輕推倒,令她趴在楚蕙的身上,扯下了她濕透的透明小內

褲,像上次在內衣店一樣,把大肉棒從楚蕙的蜜穴抽出,撥開葛玲玲濃密的陰毛,

對準她早已經發騷的淫穴,狠狠地插了進去,一頓猛烈的搗弄,葛玲玲如逢甘霖:

「噢……舒服……」

楚蕙氣不打一處來,聽到葛玲玲叫春,她沒好氣地大罵:「舒服你們自己來,

把我壓在下面,我一點都不舒服。」

我大笑:「玲玲姐,幫我摸摸楚蕙姐的奶子,別壓疼她了。」

楚蕙連連大叫不要,葛玲玲卻真的連捏帶摸,把楚蕙豐乳從淩亂的襯衣?掏

了出來,女人玩女人的奶子也別有一番韻味,我也把手伸進葛玲玲的乳罩?感受

那份滑膩。

「噢……噢……有你這樣摸人家的奶子的嗎?輕點啊……好舒服……」葛玲

玲把臀部翹得老高,是與楚蕙比肩麽?雖然她沒有楚蕙那麽美的臀部,但她單腿

及地,腳又穿著高跟鞋,筆直的長腿與屁股形成美麗的直線,太淫蕩了,我抽插

如風,記記滿灌她的美穴。

「一對奸夫淫夫……」楚蕙很委屈,葛玲玲趴在香背上的呻吟令她難耐,那

種饑餓不能食的感覺我深有體會,可突然間一根火燙粗大的東西又充斥她的蜜穴,

她小聲驚呼:「怎麽又弄我了?死中翰,要插就插久點,別吊我胃口……恩恩恩

……」

這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歡愉,夕陽西下,太陽的余輝投射在我辦公室的玻璃

窗,透過玻璃窗又折射到楚蕙如緞的肌膚上,我撫摸著楚蕙軟軟的細腰,感受她

在我身上馳騁的狂野。身側,葛玲玲的香唇依然粘糯,在我胸膛上不停掃動的乳

頭依然敏感。這場歡愉已經延續了兩個多小時,但大家都似乎意猶未盡。

葛玲玲很貪嘴,她有了兩次高潮,卻還想再要。楚蕙呢?她都四次了,還不

想放過我,幸好,我固若金湯,但我又還能堅持多久?

「噢……中翰,我又來了……」楚蕙垂直落下的臀部猛烈地拍打我小腹,羸

弱的陰囊隱隱生疼,葛玲玲趕緊閃開,因爲她知道男人爆發時的威力,楚蕙一陣

陣瘋狂的抽搐後抱著我狂吻,

我城門失守,再也無心戀戰,翻了身,把軟綿綿的楚蕙壓在身下,幾記勢大

力沈的抽插後,滾燙的精華灌滿了楚蕙的蜜穴。

「下一次,記得射給我。」葛玲玲不無嫉妒地瞪著心滿意足的楚蕙。

(未完待續)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c.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