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別传

第一部 布局

序章

响雷一个接着一个,山林笼罩在倾盆的大雨中,把漆黑的夜晚弄得更加阴森恐怖。划过天际的闪电似乎要把夜幕撕裂,显示着大自然的无穷力量。

在打闪电时,隐约可看到一户沒有光亮人家座落在深深的山谷里。自从金兵入关以来,许多人都举家迁到南方避难,这里看来似乎也是一座死宅。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宅子,分为里屋和外屋,还带了一个厨房和一个茅厕。宅子前面是比膝高的野草,门前的几棵大树在夜色中显得异常诡异。

宅子的大门和窗户都死死关着,破旧的灯笼在狂风暴雨中摇曳,随时会掉下来。门上挂着一面闢邪的铜镜,蜘蛛网挂满了整个屋檐。所有的迹象都表明这里已经很久沒有人来过。

然而透过哗啦啦的大雨声,从这座死宅里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呻吟声。

莫非有鬼?今天正好是七月十四,中国人的鬼节!听说很多孤魂野鬼都喜欢在大雨倾盆的夜里出沒。

借着闪电的光亮看看宅子的里屋,你肯定会大惊失色。原来里边和屋外的凄凉完全不同,而是布置得相当华丽,不但有各种干净的家具,还有一张不错的床。床上当然沒有鬼,是人,而且是一丝不挂的一男一女两个人,其中一个还相当有名。那很有名的男人竟然是全真教未来的掌门人尹志平!不过躺在下面的女人倒是一点名气也沒有,她只是山下的一个村姑。

全真教从丘处机开始就逐渐走向沒落,而到了尹志平那一代,加上时局紧迫,人心惶惶,道人们的禁锢逐渐被忽视,各种坏事都渐渐地『繁荣』起来。

两个月以前,全真六子接到郭靖从襄阳城送来的救急信件,立即赶去支援。这下众第子们可成了出笼的鸟儿,开始各忙各的『私事』,甚至有借口老母卧病在床而去青楼鬼混的。毕竟金兵打过来是迟早的事,何不抓紧时间破破色戒。有句俗语:『老子天生一桿枪,二十多年沒开张。』

不过尹志平却因为就要做掌门了,总得做做样子。于是悄悄叫心腹找了这么一个偏僻的旧宅,和他的老相好共赴巫山云雨。

女人已经快三十了,双眼紧闭着,两个乳房稍稍有点塌陷。不过只从容貌来看,还算是个美女。现在这个美女就象个八爪鱼一样,紧紧缠住身上的尹志平,享受男女交合的乐趣。

尹志平捏着女人的乳房,阳物在润湿的小穴里拼命抽送。嘴唇则在吻着女人的耳垂,不时抚摸那女人动人的躯体。

女人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双手把尹志平抱得更紧,臀部迎合着阳物的抽送,两人的高潮都快到了。

就在尹志平准备最后沖刺时,突然感到嵴梁上传来了一股凉意,一股直侵入心髒的凉意。他回头一看,差点吓得魂飞魄散,一把长剑正顶在背后,而长剑的另一端,是一双狼一样冷冷的眼睛。刚才似火的激情一下跑到了九霄云外。

女人突然发觉身上的男人不动了。

「不要停……」女人的话还沒说完,喉咙上就多了一个小洞,声音一下卡住,世上又多了一个冤魂。

尹志平甚至沒看清楚他是怎样出手的,洞穿女人咽喉的长剑又抵在了自己的嵴梁上。

豆大冷汗从额头上不知不觉的窜了出来。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好象从地狱里传了过来:

「我想跟你谈笔交易。」

尹志平还很年轻,前途正光明,他不想死。

就快回到古墓了!

可杨过拖着血淋淋的身躯实在走不动了。被金轮法王和霍都夹击,还竭盡全力逃了三天,他都已经快接近灯枯油耗的地步。

「看,过儿,那有户人家!再坚持一会!」小龙女依旧貌美动人,生活的坎坷沒在她完美的秀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只是从那双动人的眼睛里显出了更加成熟的韵味。她身上并沒有带伤。这其实也是金轮法王和霍都手下留情,不忍心伤害到她的身体的缘故。

当尹志平出来把门打开时,双方都吃了一惊。

「是你?!」

「上次我犯了个错,师傅罚我在这里静思三个月,不许出去。」

尹志平撒的谎话并沒有引起杨过他们的怀疑。要知道,江湖上一直盛传全真教的教义严格。谁又能想到这个名门正派其实另有其是呢。

当下,杨过夫妇被安排住在里屋。在给杨过疗伤时,小龙女告诉尹志平事情的经过。尹志平自是对他们夫妇殷勤有加。

住了两日,杨过的伤刚有点起色,便要与小龙女一起离去。小时候在终南山学艺所受的耻辱仍然难以忘怀,死活不愿受这施来之恩。

「可是古墓已经被金轮法王他们毁掉了!」尹志平的话让杨过夫妇一下跌入冰窟。

「我们大胆违背约定赶去查看时,古墓已经给破坏得不成样子,东西大都给砸坏了。霍都那狗贼还在古墓前面留下一行字:’霍都特来取尔狗命’……」

看到夫妇俩的脸色越来越阴沈,尹志平及时把话打住。

「龙儿,我一定要报仇!」过分的激动使杨过的伤口又绽开,鲜血又涌了出来。小龙女赶紧把他扶住。

小龙女站在被毁坏的古墓前,一掌把留有霍都字迹的碑文打坏。两人的曾经共同拥有的世外桃源毁于一旦,更加深了心中浓浓的仇恨。

「龙儿,別难过。只要我们还能在一起,家还会有的。那两个狗贼,我迟早会取他们小命!」杨过看到小龙女双眼带泪,安慰她说道。

「你们还是住在我那吧。静思完了,那地方就无人居住,你们可以把那当做你们的家。」尹志平在一旁道。

「谢谢了。」杨过沈声说道。

在大痛之后有旁人的帮助,使杨过夫妇稍稍感到些欣慰。

「这是我们全真教单传的疗伤药。」尹志平在厨房里折腾了半天,端出来一豌药水。

「真是多谢了。」小龙女轻轻一笑,把药接了过来。

尹志平看到她阳光般的笑容时,差点呆住了!脑海里又想起了几年前和她云雨的情景,仿佛透过小龙女淡淡的衣裳,看到那对坚挺俏丽的乳房。下体不由自主的凸了起来。

小龙女脸颊微微有些红,也不理他,径直走了进去,尹志平这才回过神来,暗骂自己失态。

走了几年江湖,小龙女也学得精明起来,先闻了闻药味,除了味有点怪,倒看不出有毒的迹象。而且杨过伤得利害,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喝了再说。

全真教的『单传药』的确灵验,几天过后,杨过开始大有好转。不过要痊愈,沒有三四个月是不行的。杨过夫妇对尹志平也就不疑有它。

尹志平对杨过夫妇也很尊重,除了探病,很少进到里屋,平常还帮着做家务。杨过夫妇俩对他好感大增,什么事都不再提防他。

而尹志平在独处时,脑海里就不时浮现小龙女赤裸的身体,想着她当年在自己的肉棒抽插下娇喘吁吁的样子。有时看到小龙女出来,有一股撕破她的衣裳,捏住她动人乳房,抚摸她翠草丛生的下体的沖动。

杨过的身体越来越好,平常躺得无聊,就和小龙女谈着过去和将来,暂时把仇恨抛在脑后。只有先把伤养好,才能取贼人的狗命。

一天,杨过夫妇又在一起聊天。杨过还不能起床,不过样子比起几天前好多了。看到丈夫面色红晕,小龙女心里暗暗高兴。

「龙儿。」

「嗯,什么事?」

「我们多久沒……」杨过试探性地问问。

「沒什么?」

「啊!」小龙女『唰』的一下脸全红了,把头扭到一边去。

「你坏死了,伤还沒好,脑子就开始歪想!不理你了!」

「好龙儿。」

杨过抱住小龙女的娇躯,重重地在她的秀发上吻了一口,双手却在小龙女的乳房上游弋。

「哎呀,別鬧了,外屋还有人呢。」

「那让我好好亲一口就放了你。」

小龙女回过头了,在杨过的脸上轻轻踫了一下。

「这样行了吧。」

「不行!」杨过一把搂紧小龙女,嘴唇吻在她的面颊上。

小龙女受到丈夫的拥抱,也有点情不自禁,伸出双臂把杨过抱住。杨过的手则又不老实,隔着衣服揉搓小龙女高挺的乳房。小龙女不禁发出些细微的呻吟声,把杨过搂得更紧。

杨过把一只手伸小龙女的衣服里边,轻轻的捏着那细小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抚摸小龙女丰满的臀部,享受着两人紧贴住身体的感觉。

小龙女突然回过神来,挣扎着跳开杨过的怀抱。潮红的脸颊更现妩媚。

「过儿乖,等你伤好了,你要什么都给你。」

杨过只好无可奈何地一笑。

第一章 落难

「他妈的,那该死的秃驴!我要你操你全家!」阿恆骂了上司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用词如此恶毒。

他抖掉身上的救生泡沫,�头望望这不属于自己那个时代的天空。

「妈呀,这回玩笑开大了!我怎么才能回去啊?可別让我一辈子都呆在这个鬼地方,连电视都沒有,更別说可乐了。」

两天前上司叫他到清代考察当时经济。本是件很轻松的活儿,还能休息一阵。沒想到时间传送器在飞行中电脑突然失灵,任何指令都变成无效。五分钟后,随着一声巨响阿恆给抛到这个鬼地方。他这才明白这不过是上司故意设的局,目的就是要致他于死地。

时间传送器在旅途中会与地面暂时中断联系,即阿恆身上无论发生任何事,基地都不会知道。到时他不回来,飞行员纪念碑上就会多出『张家恆』三个字。

「他妈的!」这已经是阿恆在十个小时内第三千次说这三个字了。踏着遮过膝盖的荒草,他在努力从这山沟里找到一户人家。参天的大树不时遮住夕阳,他都快绝望了。双腿就象灌上满满的铅,快拖不动了。

或许这还是原始人时代呢?那可真是生不如死。天黑以前再找不到睡觉的地方,飞行员张家恆就很可能成为这个陌生时代某种动物的美餐。

「肯定是那骚婆娘露出破绽,让死秃驴发现了。」

阿恆人长得很帅,职业又是人人羡慕的时空飞行员,自然有一大把女人。他的上司,光头的美国佬 TONY ,则又老又丑,还很刻薄。

不过当官的终究是当官的,他娶了个能当他女儿的日本漂亮妞。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做爱时光头 TONY 就只会用啤酒肚去拱老婆的下身,让日本妞几乎忘却了啤酒肚与阳物之间的差別。于是好心的阿恆就不时趁着时机给上司的老婆一些床上的安慰。

其实他们的关系早就被 TONY 察觉,只是 TONY 有苦难言。这种事传出去,只会多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这次蓄谋已久,就是要阿恆永远离开这个人世。

要知道时空穿梭中出现事故,安全局根本无从追查。难怪做技师出身的 TONY 要亲自给他的传送器做最后检查,而阿恆还因此洋洋自得。

不过幸好阿Q精神在任何时代都不会过时。

「他妈的!死秃驴沒想到吧!我沒死!这件救生泡沫就是你风骚老婆偷偷给我买的。那天你还以为她去火星了,其实我和她正幹得爽着呢!哈哈,她跟了你这么久,愣是沒有过高潮!那天完事了她象个死人一样动弹不了,对我百依百顺。还送给我这件礼物。肯特星人做的,可不是他妈地球上那些不顶事的救生袋!」

「我要是他妈的能回去,就当着你的面,把你那日本老婆操得死去活来!死秃驴!」

被困在不知什么年代的阿恆用他能所能想到的最最恶毒的语言来发泄着心中的愤怒。而在内心深处,隐藏的是一种从沒体会过的恐惧。

「难道我真沒有可能回去了?不会的,我肯定吉人天相!」可是却又找不出任何能回去的理由,两行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流了下来。

「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就在他快绝望时,当阿恆拨开又一个树枝时,他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不施粉黛却美如天仙的古代美女,在呆呆地望着他。于是他立马就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好像什么事都沒发生过,用他那惯用的眼光来打量着这位他所见过的世上最漂亮的女人。泪水都还沒擦去,特有的手势就打了出来。

「嗨,漂亮妞!」

不过阿恆很快就知道了自己的这种习惯是多么愚蠢。只见眼前一晃,一把只有在小说里才有的利剑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脚不争气地抖得象筛子一样。

「你不是本地人,你到底是谁?幹嘛穿成这个样子?」连喝斥人的声音是阿恆所听过的最动听的音乐。

不过还是命比女人重要得多,阿恆这点还是不煳涂,他马上就大叫叫投降:

「啊,小姐,有话好好说!小心那把剑!能不能先把剑拿开?」

冷汗已经从额头上挤了出来。

把剑架在阿恆脖子上的正是和杨过暂住在终南山的小龙女。她趁着日头过去,正要给杨过采点果子吃,就踫到了穿得『古里古怪』的阿恆。

她刚才已经看出阿恆对武功一窍不通。只是阿恆刚才看她的眼光实在下流。虽不懂他做的手势是什么意思,不过想来也不会有好意,所以拔出剑来给他一个教训。

长剑一离开脖子,阿恆胆子又大了起来。

「小姐,鄙名张家恆,请问这里可有人家乎?」

回到古代,说话自然得带一些小说里的字眼。只可惜学得有点不伦不类,油腔调就一点沒变。

对付女人,阿恆可是很有一套。虽说时代不同,阿恆还是将就能应付对人情世故并不太清楚的小龙女。

五分钟过后,他就打听到自己来到了宋朝,这里是终南山。而且还说动小龙女同意他去借宿。不过小龙女的芳名却始终沒套出来,她虽然不把自己当敌人看待,但还是有所顾忌。

「终南山?」阿恆一边跟在小龙女后边,一边喃喃自语,「好像我在哪听说过。」

但小龙女行路的风姿一下就让阿恆把別的事又抛到了脑后。

「你再敢这样盯着我,我就把你这双珠子给挖下来!」

阿恆吓了一大跳,难道她后边长眼睛?

于是阿恆跟着小龙女,来到了文章开头所说的那个宅子。

开门的尹志平和还躺在床上疗伤的杨过看到阿恆,也都吓了一大跳,世上那有人这么穿衣服的,莫非是个疯子。

阿恆只好尴尬地自报姓名,不过却隐瞒来歷,只说是家命难违。

尹志平就要做掌门了,所以自大难免,也说出自己的名字。

「什么?尹志平?宋朝?终南山?」

阿恆如同五雷轰顶,难道三百年前那金庸小说里的其实都是事实?那为什么时空局沒有任何资料呢?难道这么多人来过考察都沒发现吗?沒有理由啊!即便如此,那金庸又是怎么知道的?

阿恆头都快炸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尹志平见他一个不懂武功的人也认识自己,则颇为自得。拍拍阿恆的肩膀说:

「小兄弟,原来你认识我。」

「我不但认识你,连你当年对小龙女幹的好事我都一清二楚!」阿恆在心里想着,倒沒敢说出来。

「那能不能告诉我小龙女,杨过,郭靖他们都在哪?」阿恆回过神来第一个想问的问题就是这个。

「只要找到其中的一位,我张家恆跟着学学,岂不也成了一代大侠?」

想到这里,站在这个禽兽面前的恐惧少了很多。

「这个……」尹志平支支吾吾。

「我就是小龙女,他是杨过。」小龙女指着杨过说。

「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她和杨过都对这个不速之客有了戒心。

「啊,啊,哈哈!」

现在阿恆唯一能做的就是干笑。

难道他能冒着被宰的危险告诉小龙女她的处女是给眼前这个家伙而不是躺在床上的那个夺去的吗?

命比什么东西都重要。这是阿恆活了二十八年的信条。

「我看那张家恆有点问题,他对自己的来歷一直闭口不谈。」

等安排好阿恆和尹志平在外屋住下后,小龙女和杨过开始谈论起今天的这个怪人。

「龙儿,你得提防着他点。人心隔肚皮啊。」

「知道了!过儿,你先睡吧,我去洗个澡。」

说完刮了刮杨过的鼻子,去收拾洗换的衣服。

当小龙女拿着衣物走过外屋时,阿恆偷偷瞅了一眼躺在身边尹志平。

那双满怀心事的眼睛里似乎正透露出强烈的欲火。

「你够狠!幹了这么一个美女还沒人晓得。」阿恆心里嘀咕着。

厨房里小龙女用清水轻轻擦拭着自己美丽无暇的身体。她实在太累了。又要照顾重伤的杨过,又要防备时刻都会出现的金轮法王和霍都,半个月来一直沒谁过一次好觉。现在又来了个不知是友是敌的张家恆,更增添了麻烦。

管他呢,兵来将挡。受冷水的刺激,小龙女此时的心境好多了。

秀丽的发丝随着门缝漏进来的晚风飘动,那高挺的乳房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得妩媚。当毛巾慢慢移到芳草地时,小龙女不禁想到自己和杨过已经很久沒有过房事了。寄人篱下,自是很不方便。

「只是难为过儿忍了这么久。」小龙女不禁有点脸红,为自己想到这种事而不好意思。

这时娇小的乳头竟然有些发硬,更让她难为情。

「我今天怎么了,盡是胡思乱想。」

其实这都是人之天性。只不过古代对所谓的淑女看得很重,不管女人和男人的性心理都有不同程度的扭曲。中国人在性这方面走了太多弯路。

突然,小龙女凭着特有的敏感,感到似乎有人在一旁窥视。她迅速地披上件外衣,沖了出去。

可是天地间还是那般